曾經,我有個夢想

曾經,我有個夢想

Now.in被關站後,本來我是沒有什麼感覺的,若是說有什麼想法,大概就是「不意外」而已吧。畢竟自從MegaUpload被抄了以後,有更多案例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。但是看了創辦人這篇文章以後,可能因為寫得相當動人,也帶起我的思緒,不斷的延伸…

回到二十年前(?)我入手第一台iMac,開始成為蘋果迷的時候,那時我非常的討厭微軟。討厭的原因是因為我總是會收到一些.doc,造成我的麻煩。我會罵微軟「不開放」,罵微軟利用不公開的檔案格式強推他們的Office。當然,現在我想法沒有那樣單純了。

那時,我曾經一度幻想,要是我有權力,我一定要打擊Windows/Office的市佔率。方法很簡單,那就是:嚴格取締盜版,讓Office盜版從世界上消失。Windows我不敢說,但是Office的話,一定很多人Office買不下手,開始學怎麼用記事本打文件了—— 我開過.doc骨子裡根本是純文字而已。

Photoshop也是一樣的情形,很多人裝Photoshop都是裝免費的,然後只用不到Photoshop Elements的功能。甚至也有很多人,電腦安裝了全套Corel,甚至Maya之類的3D軟體,然後不曾用過一次。而這些安裝數,都被軟體公司算進他們的「損失」裡了吧。

不過世事難料,我當年幻想的情境,在現實裡出現了。那就是iOS上的App Store。在iOS,越獄又安裝盜版軟體的人相對於Windows,已經是相當小眾了。大多數用戶是透過App Store買App使用。

結果是什麼?我們看到很多App開發者一夕致富的故事,也看到很多人出來說App其實拿麼好賺,下載非常少,入不敷出等等。這強烈的對比證明了一件事:即使只要花1美金,一但要付錢,人的就變成了「消費者」,用最高標準來挑替產品,不再隨意下載了。App的價格跟Windows軟體(或是說桌面軟體)相比非常低,通常在3美金以內,就算是以台灣的物價水準來看,也是非常低,最多兩份營養午餐而已。營養午餐的效用一天就沒了,App你可以用好幾年呢。

消費者只會買最好的,或是說最知名的。食物之類的實體商品,你每天只能選擇住家公司附近最好吃的,沒辦法瞬間移動到全台灣最好吃的餐廳去,但是軟體不一樣,你能買到全世界最好的,所以消費都集中到那幾個明星軟體上了,例如相機軟體裡的Camera+。

音樂公司總是覺得有人下載了,就代表他喜歡那個音樂,如果把免費下載的路都堵死了,他就會掏出錢來了。所以那些下載的音樂都是音樂公司的「損失」。但是從App Store的經驗證明,如果音樂只剩下收費管道,音樂公司的收入也會是兩種極端,不過顯然音樂公司都認為自己的音樂很受歡迎,一定會是大賺的一方就是了。

我現在又開始幻想要是我擁有權力,我要整整這些音樂公司,用嚴格取締盜版的方式…